中国当代名家书画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家访谈·魏春雷/《语文报·书法版》

书家访谈·魏春雷/《语文报·书法版》
2015-10-25 10:53:53   点击:1622

书家访谈·魏春雷/《语文报·书法版》

语文报:做一名书法家,是您的人生目标吗?
魏春雷:当然。小学时候老师给我的评语经常有“兴趣广泛,酷爱绘画”的字样,的确,当时绘画是我最着迷的活动。三十几年来,尽管对绘画初衷不改,但各种原因,我在书法上用的功夫远远超过了绘画。我会再接再厉,争取在书法上更上层楼。


语文报:您觉得一个书法家,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的素养?
魏春雷:书法家的素养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书法本身的(或谓书内功),一部分是与书法相关的(或谓书外功)。前者简单讲就是笔法、字法、章法等技术层面的东西,包括对工具材料的拣选;后者简单讲就是文字学和文学层面的东西,即不管何种书体,用字要准确规范,选择现成的文字内容要保证来源可靠,选择自撰文字内容务必严格要求(学作诗文值得提倡,但是否用作书法创作须审慎)。前者解决的是怎样写的问题,后者解决的是写什么的问题,这是书法学习始终要面对的问题。当然,前者是根本,毕竟把字写好是书法家的天职;后者不能不讲,但没必要也不可能成为文字学家和文学家,很多时候只要能够和善于利用文字学和文学的成果(工具书、作品)就可以了。至于道德品质,是做人的问题,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毋庸赘述。


语文报:古代书法家中您最喜欢哪一位或哪几位?为什么?
魏春雷:喜欢书法家,是因为他们的作品。今天我们还能提到名字的历代名家,都经大浪淘洗,个个名不虚传,作品自然各有可观。我喜欢的书法家很多,相对来说,宋代的米芾是我关注较多的一位。小学时我在《新少年》杂志上读到一则米芾学书法的故事,知道了米芾的名字。在初中美术教材上见到几行《蜀素帖》,是对米芾书法最早的印象。我学习行书断断续续也有许多年了,一直以米芾为主。米芾行草书不但技术精湛、无懈可击,而且风流倜傥、神采奕奕,而且有大量墨迹传世,无论欣赏还是学习都是上选。

语文报:有人认为目前汉字存在着严重的书写危机,已经到了不得不拯救的地步了;有人则觉得科技和社会在进步,只要能正确、快速地记录信息,不书写或书写得差一点也没有关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魏春雷:确实,因为日常生活中书写机会变少,提笔忘字现象普遍存在,这是值得注意的问题。不过,既然写字是为了实用,而这已经为键盘代替,那提笔机会少又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呢?提笔忘字,忘的多为不常用的字,签名、地址之类,谁会忘记呢?所谓“无纸化”办公喊了几十年,现在看来其实应该是“无笔化”办公,但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十几年时间天天都在用笔,这个基础是不能视而不见的,因此不必过于担忧。当然,生长在汉字的国度、书法的国度,动笔写字既能亲近文字亲近艺术,又能怀旧(童年和青春啊),实在是很美妙的事情。劳碌之余,有机会就记记日记(当然不必每天都写)或是抄几段格言、诗词、美文,不是很好吗?


语文报:您如何看待传统毛笔书法在当代社会的存在价值?
魏春雷:书法同音乐、绘画一样,都是用来欣赏的,这就是书法的实用性。毛笔退出日常书写的舞台,对书法而言未尝不是好事。从古至今,书法家都是极少数人。古人操持毛笔,与今天人们普遍操持硬笔没有两样,绝大部分人只是在“写字”,与书法无干。今天,“写字”日益便利,由毛笔到硬笔到键盘,足见社会之进步,而书法能作为艺术为人认识和追求,也是社会之进步。几年前书法篆刻申遗成功,成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不是书法篆刻垂危了,而是书法篆刻的价值得到肯定了。

语文报:您如何看待传统毛笔书法在青少年成长中的作用?
魏春雷:马克思讲:“对于没有音乐感的耳朵,再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不惟音乐,各门艺术莫不如此。面对《祭侄文稿》《黄州寒食帖》等经典而无动于衷,我总觉得是暴殄天物。“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经常接触经典、品读经典,欣赏水平会潜移默化地得到提高,曾经沧海难为水,自然能从中得到一般人得不到的享受,也具备了欣赏和评价作品水平的可靠的标准。这是书法带给我们的最大也是最根本的好处。当然,陶醉于书法美的同时,很自然地会触及文字、文学、历史等方面的知识,以书法为切入点,进而把目光投向历史、文化,顺理成章。与之相对,知道得越多、理解得越深,对于书法欣赏而言就越有优势,对书法美的理解和判定就越准确深入立体,古人常讲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是这个道理。


语文报:您认为中小学书法教育中,技能训练和审美培养二者的关系是什么?
魏春雷:根据当前的实际情况,书法教育要把书法和写字分而治之:书法(毛笔)以提高审美能力为主;写字(铅笔钢笔)以书写技能训练为主。前者是审美,后者是日用:对于审美,要“高标准”,目光要放在历代经典作品上,这是提高眼力(审美水平)的不二选择;后者是技术,要“低要求”,日常写字,固然讲究“工整美观”,却不必以书法标准来苛求。我想这样的思路是可以操作的。


语文报:如果请您给小学生推荐一些经典碑帖,您会推荐哪些(如果请您给初高中学生推荐一些经典碑帖,您会推荐哪些)?为什么?
魏春雷:这个问题,关键在于学习目标:是写字还是书法。长期以来,习非成是地把书法教学与写字教学混为一谈,把书法当毛笔字:毛笔+写字。想一举两得,往往竹篮打水一场空。
既然是经典碑帖,既然是用毛笔,我想就应该按书法学习规律来。既然是书法,就不应该把范本局限于楷书如“欧颜柳赵”。古人从楷书学起,一如今天我们用铅笔钢笔写规范字,都是出于实用的目的,都是在“练字”。时代不同了。拿起毛笔就不是实用的,应该有这个意识。如果几年下来对书法只知道颜体、柳体,我想是很遗憾的。书法教育,应该把篆、隶、草、行、楷都纳入教学计划。
当然,如美术课一样,中小学书法教育关键要培养学生的兴趣,不是要培养书法家。当孩子面对散氏盘、石鼓文、《曹全碑》,识字品读之余,拿起笔,临摹一番(也可以采用多种形式如钩摹等,对相关术语及知识可以适当讲解,理论实践结合,既有兴趣又有效果),可谓身体力行,感受自然不一般。通过书写来理解碑帖,体会会深刻得多。至于写字教学,就用硬笔、写规范字,临摹优秀硬笔字帖,足矣。


语文报:小学生平时书写多用楷书,请结合您的经历,谈谈如何学好楷书这种书体;中学生平时书写常用行书,请结合您的经历,谈谈如何学好行书这种书体。
魏春雷:把字写好要有时间保证,一是要有一定训练时间,二是不能写得太快。经常有老师和家长批评孩子写字不认真,说写得连跑带颠龙飞凤舞的。为什么这样?因为“时间紧任务重”啊!不这样写,别说作业完不成,觉都没得睡了。更严重的是,孩子认真写字的时间远远少于忙于写作业答卷子的时间,连跑带颠龙飞凤舞倒成了孩子的书写习惯,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没办法,一笔一划写得再好,却不能“实用”。这样的现实情况,使得写字教学经常沦于尴尬的境地:单纯写字还好,一旦实际应用就面目全非了。所以说,评价孩子写字水平,不能以一般的作业为准,要以孩子认真书写的表现为准。
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减负,还应该因势利导地适时开展行书和汉字快写训练,想来会受到学生欢迎。中学阶段可以看作小学阶段的延续,道理是一样的。


语文报:请结合您的经历,对中小学生的毛笔书法学习提一些具体的建议。
魏春雷:中小学生课业负担不轻,要求同学们每天拿出时间写毛笔字,恐怕不容易做到。所以,书写之外,多关注书法相关活动,如参观博物馆藏品、观看名家示范(视频)、阅读相关书籍,既有助于学习书法又能丰富知识开阔眼界,寓教于乐,又不增加负担。
在具体书写技术学习上,为了与写字拉开距离,中小学生学习书法要在老师指导下,增加和加强创作训练的内容。如果只是临摹,还停留在写“字”层面,对“作品”毫无概念,对于书法教学来讲是有缺失的。还是那句话,不要求学生达到多高的水平,但对过程要有体验。为完成一件作品,从选择文字内容到逐个字突破再尝试组合最后完成作品,这样按部就班地下来,既学以致用,又有成就感(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作品),而有机会主动按步骤地做事,会让学生在写字之外别有收获。


语文报:“书法教育走进中小学”,您认为专业的书法工作者(书法家)能够发挥哪些作用呢?
魏春雷:书法进课堂,师资缺乏问题不容回避。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权宜之计是书法、写字教学能有所区别。书法以欣赏为主,这样相关图片文字资料相对容易找到,只要充分备课,就能取得一定的成效;写字则放下架子,硬笔、规范字,就可以了,很大程度上可以延续之前的写字教学,也不难做到。书法进课堂,尽管是个大课题,但当前起步阶段,不必操之过急,只要在书法经典作品欣赏方面下些力气,就能有个良好的开端。学校书法教育以历代经典为主,书法家可以发挥优势,除了示范之外,对书法活动的当代状态及当代业界公认的大家名家作介绍,正可以使学校书法教育更完整,也能把书法的古与今联系起来,这是大家感兴趣的。


语文报:您怎么看待我国当前青少年书法教育的现状?又有哪些希望和期待?
魏春雷:书法教学要让学生把字写好,不管校内还是校外,绝大多数都把精力放在“写”上,对“好”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写”是手段,“好”是目标,目标不明确,“写”就很难保证一直走在正路上。所以当前书法教学的关键是要加强书法欣赏教学,课内课外结合,给学生更多接触优秀书法作品的机会。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对美有了体会,才能使学生保持学习的积极性,又能有的放矢,学有所成。



书家简介:
        魏春雷,1975年生,辽宁兴城人。毕业于锦州市第二师范学校、辽宁大学,结业于中国国家画院书法高研班、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工作室学术理论班,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艺术硕士。《艺术品》杂志“名品鉴藏”专栏撰稿人、《书法报·硬笔书法》“经典回放”专栏撰稿人,当代书法论坛“魏春雷评书”专栏主持人。

上一篇:魏春雷《砚边随笔》发表于《书法导报》2015年第41期
下一篇:《天水晚报》转载魏春雷随笔《我和篆刻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