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名家书画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好下手”的陶瓷印

“好下手”的陶瓷印
2019-08-06 22:52:39   点击:44

关注陶瓷印有十几个年头了,自己动手完整地“创作”(除了烧制环节)却是第一次。陶瓷印对我的最大的吸引力是泥坯的易于奏刀,刀刃厚薄与是否锋利对运刀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要着力应对的不是“走不动”而是“收不住”——易放难收,对惯于耕耘寿山青田者来说这种感受堪称迥异——后者石是主角,刀受制于石,前者刀是主角,泥受制于刀——当然,最终还是要得心应手——刀也罢,石、泥也罢,总要受制于人。至于白石老人“快剑斩蛟成死物,昆刀截玉露泥痕”的状态,庸鄙如我,也能在陶瓷印创作中意会一二了——这般如此,不亦快哉!


葫芦岛市第二届陶瓷印(篆刻)展拟出作品集,需要作者提供创作感言,因为当时我在北京参加为期一周的“翰墨薪传·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师培训”,课程紧又没带笔记本,只得忙里偷闲,用手机写下上面几句话。

其实去年的葫芦岛市首届陶瓷印(篆刻)展就应该参与,好一番准备,结果阴差阳错地错过了。这次又赶上忙碌,暑假在即,要到北京、河北参加两个活动,半个多月时间在外面,出发时印章还没烧好,只好题了印屏,把之后的钤拓剪贴工作交给朋友代劳了。

如前所述,关注陶瓷印多年,我坚持认为尽管陶瓷(泥坯)与石材两者刊刻之际手感、效果小有差别,但这种差别与书画用纸的生熟有别相类——总而言之,以陶瓷(泥坯)作为印材可以一定程度上丰富篆刻的印材种类与艺术效果,却谈不到革命性的意义,事实上可以断言之后也不会有对篆刻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新印材出现。从实际情况看,陶瓷(泥坯)作为印材最让人陶醉的除了奏刀便利远胜石材,边款、印钮(包括烧制效果及悬系绳珠饰品)给了印人一展身手的空间也是很吸引人的,而这些归根结底还是拜陶瓷(泥坯)的“好下手”特性所赐。

这次我刻的几方印章风格在急就章一类,也有齐白石及时人的影响,按如今的说法属于“写意”一路,其实这些年我们能见到的以陶瓷(泥坯)为印材的印章几乎都在“写意”一路,以之刻制工细一路如细朱文者百不一见(想来当与泥坯不耐精雕细刻而烧制过程中又容易发生变形不无关系);另外,这次本来准备了一方朱文印,因为效果不理想就没有提交(印屏所用均为白文印);最后,这次只用了陶泥,据说瓷泥比陶泥更好作细致的表达,有待尝试。

对陶瓷印(篆刻)创作颇有体会的程风子先生对陶瓷(泥坯)的“好下手”不吝赞词:“刻陶瓷印时,用游刃有余、唾手可得、一挥而就等诸如此类的词句均不为过。……”(《程风子篆刻集》,“当代篆刻名家精选”丛书,河北美术出版社,2009年12月)程风子先生的这些感受,有陶瓷印(篆刻)创作体验的朋友一定不陌生吧。程风子先生数日前(2019年7月27日)因心肌梗塞病逝,年不满六十。翻检手边几种程风子篆刻集,往事历历而缘悭一面,不免唏嘘怅惘……

上一篇:魏春雷随笔《同能尽妙 独诣超群——魏哲书法印象》发表于《中华书画家》杂志2019年第5期
下一篇:魏春雷篆刻参加葫芦岛市第二届陶瓷印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