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名家书画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缘悭一面程风子

缘悭一面程风子
2019-08-06 23:04:43   点击:23

早上醒来,信手翻看微信消息,心头不由一震:程风子先生走了……

我没见过程风子先生,但似乎并不陌生。

二十多年前,在报纸杂志上就对程春风这个名字有了印象,这个程春风就是后来的程风子。对程风子先生更多了解是从少玄那儿。少玄是山东人,“八〇后”,早我数年到北京,所谓“长安居大不易”,一度颇为艰苦,以至萌生退意,其时有程风子先生照拂才得以坚持下来。我2010年秋天到中国国家画院进修,少玄已供职中国书画杂志社,我们都住在杂志社附近,很快就熟稔起来,后来一起考取中国艺术研究院,做了两年同窗。这些年多次听少玄谈到程风子先生其人其艺,手边几种程风子先生的作品集都是少玄带给我的。坦率讲,程风子先生的艺术风格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不妨碍我对其关注、欣赏。一直想写篇小文谈程风子先生的书画篆刻,奈何为世事人情所苦,拖延至今,未及措手。程风子先生是“六〇后”,不过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年轻时尚、英俊潇洒,知道他在声乐上下过功夫,可惜没机会聆听。程风子先生的中国画、书法、篆刻在风貌上是一致的,简率粗犷,手下常有出人意料的表现,比照其人之风度翩翩,真不好简单联系到一起,刘熙载在《书概》里讲到:“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我想真正了解程风子先生的朋友应该不会有我这样的感觉吧——他们应该能感受到程风子先生人与艺的合拍。

据报道,程风子先生今天(2019年7月27日)凌晨因心肌梗塞突发,在保定去世,而我7月12至21日正在保定参加崔晓东山水画工作室暑期集训,回兴城还不到一周。


上一篇:魏春雷参加“翰墨薪传·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师培训”项目华北、东北地区第五期培训
下一篇:魏春雷随笔《“好下手”的陶瓷印》发表于《书法导报》2019年第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