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名家书画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齐白石旧居纪念馆

齐白石旧居纪念馆
2015-09-17 21:20:53   点击:863

 

齐白石旧居纪念馆坐落于北京市东城区雨儿胡同。

雨儿胡同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东起南锣鼓巷,西至东不压桥胡同,南邻蓑衣胡同,北靠帽儿胡同。在雨儿胡同的南锣鼓巷入口处,一侧立着木质牌匾,介绍胡同的基本情况,在另一侧的墙壁上有两块标识牌,一块写着“雨儿胡同”,另一块写着“齐白石旧居纪念馆”。从入口进胡同,大约百米,就到了13号院——齐白石旧居纪念馆。

红漆的大门,灰砖灰瓦的院墙和门檐,门框上部悬挂着现代工艺的匾额,上书几个大字:“齐白石旧居纪念馆”。进入正门,迎面的房墙根处面布置着一座湖石假山,掩映在周围的植被之中,竹影婆娑,初见生趣。从左手边的二门进去,就到了正院。这是一座标准的四合院布局(据资料介绍系清代中期所建),是较完整的单体四合院。小院坐北朝南,南、北、东、西各有三间房屋,均为硬山顶合瓦过垄脊屋面,前出廊子。廊步明间有雀替,尽间上有倒挂楣子,下有坐凳栏杆。房子之间由转角廊相连,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北房带东西耳房各三间,南房西接顺山倒座房三间。各房墀头处及各廊间的走马板处均有砖雕。

南边的房间主要展示与齐白石相关的画册等资料,还有齐白石绘画(复制品)及根据齐白石书画篆刻作品制作的纪念品,并循环播放齐白石视频资料,到此一游者总少不得小坐观赏。东边的房子是布置有齐白石艺术生涯的各种图片文字展板、实物等资料,齐白石一生中的重要事件(如世界和平理事会授予其“国际和平奖金”)几乎都有图文或实物资料,近乎完整地勾画出齐白石自幼至老几十年生活的轮廓。北边的房子当中为客厅,一侧为画室,另一侧则是卧室。画案上海摆着文房四宝等工具材料,虽然已经陈旧,却更有味道。还原了齐白石生前居住的室内陈设旧貌,卧室则有旧式家具,还有过冬用的炉子。其中齐白石使用过的画案、棉被等据介绍都是原件。明间的木质隔扇上刻着一副对联:“本书以求其质,本诗以求其情,本礼以求其宜,本易以求其道;勿展无益之书,勿吐无益之话,勿涉无益之境,勿近无益之人。”论治学处世之道,隶书端正、词句整饬,可诵可观。东西厢房为齐白石生平与艺术展室,陈列的齐白石绘画,虽然是仿制,但工艺精湛,即便专业人士恐怕也很难一眼就分辨得出,可谓“下真迹一等”,一般游客足以借此领略齐白石绘画的风采了。 

徜徉小院,最吸引人的当数院落中间的齐白石塑像了。这尊塑像是雕塑家吴为山的作品,铸铜工艺制作,近两米高的“白石老人”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弯曲放置在胸前,看神态,仿佛在院中晒着太阳、呼吸着新鲜空气,又像从屋子里走出来迎接登门造访的客人,非常生活化又有亲切感,雕塑独特的表现手法让这尊铜像具有别样的感染力,是吴为山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为旧居增添了浓厚的历史与艺术氛围。 

今天提起齐白石,不能不同时提到与他渊源颇深的北京画院。1957年成立之初的北京中国画院(1965年更名为北京画院)以中国画学研究会为基础:原中国画学研究会骨干人员陈半丁、徐燕荪担任副院长,所聘画师也大多是原来中国画学研究会和湖社画会的画家,如惠孝同、马晋、胡佩衡、徐聪佑、吴镜汀等。齐白石本不是此团体成员,但是鉴于他在传统绘画领域的重要影响,这个艺术机构的执掌者又非齐白石莫属,同时又因为齐白石当时年事已高,无法过问具体事务,所以最后被任命为首任名誉院长。1955年由文化部拨款购买并提供给齐白石居住,不过不到半年,齐白石因为生活不适应而迁回西城区跨车胡同。1957年9月齐白石逝世。1958年元旦,文化部联合中国美协举办了“齐白石遗作展览会”,之后又拟建立“齐白石纪念馆”,选址就在雨儿胡同齐白石旧居。筹建工作到六十年代初因故停了下来,汇聚于此的几批齐白石书画作品以及其他文献资料便整体留存在了北京画院。从1958年起,北京画院开始开展绘画进修培训工作,但之后限于沙井胡同机关办公场所有限,不能满足工作开展需要,相距不远的雨儿胡同齐白石旧居便被用来作为绘画研修培训场所。六七十年代北京画院又引进了几批创作力量,画家数量增多, 一部分画家迁入旧居作为画室,周思聪等后来非常有影响的画家当时就荟萃此地,他们在这里观览临摹大师精品,获得了丰厚的熏陶滋养。后来北京画院所属的《中国画》杂志编辑部以及书画装裱室、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分会等机构也相继搬迁到这里,协会举办展览、组织笔会,编辑部切磋研讨、共商绘事,一度静寂的小院又成为八九十年代北京乃至全国的文化亮点。

2011年,在有关部门支持下,北京画院对这座小院进行了修复,复原了老人晚年的生活与创作环境。2012年重新命名为“齐白石旧居纪念馆”,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题写馆名。北京画院弘扬齐白石艺术、人们学习怀念齐白石艺术,从此又多了一方空间。

与仅百米之遥的南锣鼓巷的喧嚣相比,雨儿胡同13号院无疑要清净许多。齐白石曾说,“画者,本寂寞之道”,此语今天看来,仍不免让人唏嘘。那些身处喧嚣中的人们,难道就真的习惯并喜欢那种气氛?他们的忙碌奔波,追寻的会不会正是这里的恬然安逸呢?熙来攘往之余,有机会到齐白石旧居感受一下近乎奢侈的“寂寞”,也许会有一番特别的体会呢。

上一篇:听燕阁诗稿(二)
下一篇:《天水晚报》转载魏春雷随笔《我和篆刻二十年》